要和维恰抢勇利小天使

维勇本命一生推,喜欢看厉害的太太们的甜甜的文文,偶尔也会自己码文(๑•ั็ω•็ั๑)

【维勇】维克托先生患上了只有胜生勇利才可以治好的病


失踪人口回归( •̀∀•́ )
 
💝💝👏👏❗❗🎂🎂🎉🎉🎈🎈

祝Living legend 维克托先生生日快乐!
长得帅声音又好听撩勇技能也满分的维克托我已经没啥可以送给你的了,只有我这颗身为小粉丝的祝福你和勇利永远在一起长长久久甜甜蜜蜜幸幸福福开开心心快快乐乐高高兴兴的心啦❤💜💛💚💙💝
再次祝你俩一直都能这么甜这么恩爱(ฅ>ω

好了接下来就是老维生日贺文了(・ิϖ・ิ)っ
勇利小天使的生日贺文那时候没来得及写心好痛≧﹏≦

🌸🌸这是一发完(・ิϖ・ิ)っ

撩勇高手维×纯情医生勇

下午三点,胜生勇利准时来到医院,今天轮到他值班。

他是个外科医生,因为外表看起来十分温柔随和,对医院有莫名的恐惧感都喜欢这位大哥哥帮他们治病。

“啊!勇利!下午好啊,今天轮到你了呀。”

认识的护士们看到了正在签到的勇利,笑着和他打了招呼,“你要是再不来,我们这儿都快被埋怨声给淹没了~”

“才不会呢...我又不是什么很厉害的医生...”勇利接过护士长递过来的患者名单,丝毫没有作用的反驳了她们。

“我先工作去了,待会儿回来再聊。”

差不多转了一圈,勇利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打算先回一趟自己在楼上的办公室,从家里带的大麦茶还在保温杯里一口都没喝呢。

“勇利! 勇利! 等一下!”

身后的呼唤让他停住了要按电梯的手指。

“是优子啊,出什么事了吗?”优子是勇利的好朋友,也是住院部的副护士长。她从怀里抽出一份患者资料,递给勇利。

“你看看...这是前两天刚刚来的患者,一个男孩子,开摩托车摔伤了,腿部外伤比较严重,出血量也比较多。刚过来的时候挺配合我们的,今天突然脾气大的不得了。”

“...美奈子老师呢?”勇利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的导师,她最擅长对付这些无理取闹的患者了。

“她外出参加会议了啊...所以我才来找你的,毕竟你跟着她学习了那么久,肯定有办法的!”

优子你太看得起我了......

勇利翻看了会儿男孩的资料,“这孩子挺漂亮的嘛...怎么脾气...诶?他的名字发音和我一样...”

优子痛心疾首的摇摇头,“别被骗外表给了,他的病房里乱七八糟,像事故现场一样...头一次见到腿上缠了那么多的纱布还能丢东西砸人的家伙。”

“那他的家长呢?管不了吗?”

“确认过,父母都在外地,有表亲在本市,但是还在赶来的路上。”

看着优子颇有一种就算你不答应我也会把你拖过去的架势,勇利叹了口气,“给我十分钟,我把这些资料都放回办公室就来找你。”

“OK! !我在病房等你,C区09号病房哦!”

十分钟后,勇利赶赴战场。

还没走到病房门口,勇利就听到一阵骚动,接着09号病房急吼吼冲出来几个人,其中就包括优子的丈夫,西郡豪。他也是个医生。

边走进边安抚临近病房的患者和家属们,勇利还在脑子里想了无数种躲避那个脾气不太好的孩子的攻击方法。

“勇利!快快快!”

满头大汗的优子看到勇利像看到了救星一样,“勇利你终于来了!刚才他又吼着不要做手术...”

“真不懂现在的小孩子...受了伤就好好治嘛...闹腾来闹腾去的...”西郡不满的嘀咕着,“再这样勇利干脆你直接让麻醉师上麻醉。”

“副护士长,09号病房的家人来了。”

几人同时转过头,小护士身后跟着一位西装革履的外国男人,像是刚刚从工作的地方赶来,男人额前的发丝稍稍有些凌乱,些许还遮住了他的左眼,而男人表情并没有那么紧张,反倒是一脸轻松,嘴角挂着礼貌的微笑。

感觉到了打量自己的视线,外国男人视线移动,湛蓝色的眼眸里在看向勇利时盛满了笑意,不由得让勇利想起今年的夏天旅行自己打算去的爱琴海,蓝得纯澈,蓝得醉人。

“哇哦~是那么可爱的医生来给小尤里做手术吗?”

勇利心里刚刚还在夸这个外国男人好看的心思立马就消失的一干二净。

一旁的优子努力的忍着笑意,向前一步与男人说明情况。

“您好,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先生对吧,在电话里您说你是患者的表亲,呃...你也看到了...患者现在不是很配合我们进行治疗...所以希望您可以帮助我们。”

维克托点了点头,刚刚想说些什么,又从病房里传来一阵噪声,接着,一个本应盛放药物的金属托盘便飞了出来。

站在病房门口的勇利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身后的一股强劲的力量给扯了过去,又因为惯性的作用扑进了对方怀里。

一阵金属器物与瓷砖地面碰撞发出的刺耳声响。

离门口稍远些的优子最先反应过来。

“勇利! 你...你没事吧?”

勇利这才迷迷糊糊的反应过来,是那个叫维克托的外国男人拉了他一把,不然今天他是医生,明天就是个躺在床上的病人了。

维克托低头看着勇利想确认他有没有受伤,他的脸蛋让他看起来只有高中生的年纪,维克托第一眼看到勇利时亮晶晶的眼眸现在有些恍惚呆滞,一脸迷茫的样子突然让维克托心跳加速,有种奇怪的感觉。

“要是可爱的医生受伤了,我可是会很伤心的~”

勇利把刚到嘴边的“谢谢”给咽了回去。

一旁的优子眼神示意赶紧让维克托进去解决,他点点头,走进病房。

“哎呀尤里~怎么才两天不见你就变成这个样子了?这可真是...狼狈啊...”

病床上的少年抄起一把镊子就丢过去。

“等等! 先提醒你,雅科夫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要是希望我把你为什么受伤的原因和他说,就尽情的丢吧。”

“哈? ! 雅科夫要过来? ! !”

“对哦~所以你还是乖乖听话吧( •̀∀•́ )”

十分钟后,维克托走出病房,对站在病房门口等着的优子说,“护士小姐,可以进去了,那小子不会再闹脾气了,之前真是抱歉了。”

优子笑着摇摇头,“先生不用这么客气...蒙德医生,你可以进去了,准备一下就安排手术吧。”

看到另一个陌生的面孔走进去,维克托眨眨眼,才发现刚才那位医生已经离开了,“不是刚才的那位可爱的医生么?”

“你说勇...胜生医生啊,主治医生不是他。”

优子走后,维克托若有所思的盯着在远处的与患者交谈的勇利。

然后走了过去。

“胜生医生!”

勇利转过头看到笑得一脸灿烂的维克托朝他走来。

“啊...有什么事情吗?维克托先生。”

“嗯...是这样的...我觉得我好像生病了,想请胜生医生做我的主治医生,”维克托低下头,靠近勇利,“医生你不会拒绝吧?”

“......那麻烦和我说一下病症,我好判断...”维克托高大的身躯骤然笼罩了勇利,温热的气息洒在勇利的脸上,他有些不习惯,想往后退些让两人拉开些距离。

却又猛然被拉住。

“我患的是对胜生勇利一见钟情的病,”维克托满意的看着眼前的人睁大了眼睛可开始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

“还是晚期的呢~医生你可要好好负责我的下半辈子哦~”

胜生勇利,人生中第一次遭受到了来自陌生男人的攻击力如此巨大的调戏。

🌸
再一次祝维克托大宝贝生日快乐(ฅ>ω日常羡慕维克托有一个如此爱害羞还可爱的不要不要的勇利小天使(ฅ>ω

蟹蟹大家(。・ω・。)ノ♡

评论(4)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