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和维恰抢勇利小天使

维勇本命一生推,喜欢看厉害的太太们的甜甜的文文,偶尔也会自己码文(๑•ั็ω•็ั๑)

【维勇】【一发完】就是要撩你


周末万岁= ̄ω ̄=

来个超级厉害的脑洞(・ิϖ・ิ)っ

其实是私设满天飞系列~

我起的名字都很搞笑我知道...

请别嫌弃的那么......让我没脸再发文文了好撒...

西方天使维×东瀛神明勇

🌸🌸🌸🌸🌸

“欢迎你的到来,远方的朋友,来,戴上这“芭库拉斯”的黄昏花环,步入这圣洁的世界吧。”

“十分感谢。”

天空一片不可思议的奇妙景象,象征着温暖的太阳与代表着静谧的月亮一齐出现在穹顶之上,神秘的苍穹星河中偶尔有成群的流星划过,也会不时的将美轮美奂的极光倾洒而下,与金色的圣光交织在一起,还会挥洒下大片温暖的闪光星粒。

而星河的另一边,是一片与天空相连结的蓝色海洋,长着如独角兽的独角般的蓝鲸不时跃出水面,发出低鸣,像极了古老的神秘咒语,涛声泡沫满溢,它们从神秘的海底世界而来,转身又回到那秘境之中。

在这里,何为真正的陆地,何为真正的天空,何为真正的海洋,都难以分辨,因为这是拥有创造之神力的神明们才能踏入的圣光世界。

“哇~\(≧▽≦)/~太漂亮啦~~这里真的好棒!”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的南健次郎觉得自己太幸福了,明明只是一个小小的式神,却有如此殊荣能够来到这里。

而他的主人却并没有露出什么表情,只是把玩着手中的花环。

“大人...您怎么不惊叹如此美妙的景色呢?”南健次郎挠了挠头,果然是自己见的世面太少了...

“我看不太清啊......”

勇利眉头轻皱,似是想起来一些不愉快的事。
他还记得他初次到这儿的时候,因为自己看起来就像个小仙使一样,一副年轻稚嫩且毫无威慑力的面容,被某个不知廉耻的开放过头了的神明给调戏了...所以这次他特地没有戴上让自己的视力回升的那物件,把头发也梳了上去,让自己看起来不会那么的...柔弱。

“南...待会儿记住要安分些...不要给我惹事情知道吗?”勇利拍拍自己的那个兴奋无比的小式神的头,“尤其是别和别人打起来。”

“好的大人!我一定会按着大人说的做的!”

.....说好的安分呢?

勇利头疼的听着前来报信的随从说自己的式神与别人起了冲突,摇了摇头。

“诸位,抱歉,我得去处理一些事情。我去去就来。”

“你们听到了吗?刚才那侍从说勇利君的什么...手下?勇利君何时多了个手下?”同样来自东方的济慈之神光虹有些惊讶的问道。

“说到这个呀...上次我到勇利君的府邸去拜访他,是个面生的小式神迎的我呢...莫不是那孩子?”自由之神雷奥附和道,“还是挺可爱的一个孩子呢...”

雷奥想了想,看向一旁的魅惑之神克里斯,“莫非那个孩子和勇利君......”

克里斯挑眉,接着会心一笑,“果真如此的话,那维克托岂不是......”

“你们在说什么呢?什么孩子?”

众神心跳漏跳了一拍。

“可以好好的解释给我听听吗?”

明明是像美神维纳斯手中的竖琴弹奏出的曲调般优美动听的声音,却让他们感觉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远离宴会的花园里。

“我说过吧...南...别起争执...更别和别人打起来...”

“是的大人...”南健次郎憋屈的低下了头,明明就是那个
长得挺漂亮但脾气却臭的要死的金发小天使先来挑衅的......

勇利叹了口气,他抬起手念了句咒语,掌心中浮起一团虚光,附在了南健次郎身上。

“有哪里受伤了吗?让我看看。”

本以为会被臭骂一顿的南健次郎愣了愣,随即一脸“大人你真好”的感动到想哭出来的表情扑倒勇利身上。

然后,他就消失了。

勇利一脸错愕的看着自己的式神就这么消失在他眼前,当他看到随着式神消失时一闪而过的银色雪花后,瞬间明白是谁干的了。

果然是他。

勇利眯着眼睛看到了离自己不远处站着的一位天使,那一头标志性的只有最尊贵的天使血统才会拥有的银白色头发向他嚣张的表明自己的身份。

“大天使大人...请不要随便把我的......!”

身子突然被拥进一个温暖的怀抱,腰被紧紧揽住,那位大天使的头还不安分的在自己的颈肩处蹭着。

真是的......

“那个小家伙是谁?他为什么和你那么亲密?”

“...南是我的...”

“我吃醋了! ! 我很生气! !勇利你明明是我的! !”像受到冷落的小孩子一样,大天使维克托一脸委屈巴巴的模样不停的埋怨着勇利。

“你从来都没有那么温柔的对我! 就连上次我受伤了你也没有主动帮我疗伤! !”

“你......”你先冷静一点好好听我把话讲完...

“你知道刚才克里斯他们是怎么笑我的吗? ! 说我还不如一个小式神! !”

“南......”南他真的只是一个式神而已啊...

维克托发泄般的扯开勇利的衣领,在白嫩的脖颈上咬了一口,引来勇利一声痛呼。

“哼╭(╯^╰)╮天使生气起来也是很可怕的! !”

勇利瞪着眼前这个坏心眼的男人,明明是那么高贵那么神圣的天使,性子却像十八层地狱里的赖皮鬼一样,无理取闹,莫名其妙。

“你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啊......南只是我新召唤出来的一个式神而已......”

还在吃着根本就不存在的醋的维克托低下头在勇利的双唇上舔了一口,随后额头抵在勇利的额头上,看着他的脸颊缓缓爬上一层淡淡的粉红,笑着说,“我整天脑子里想的只有你...”

“别! 别瞎说! !”面对得到了爱神丘比特和美神维纳斯真传的花式告白技术的老流氓维克托,勇利很快就败下阵来。

偏偏维克托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好听...勇利的心像是被自己养的小精灵小维的爪子挠了一下。

然而维克托并没有打算就这样结束他的“每天撩勇利”的行程。

“我怕我自己哪一天会去找丘比特借两只永恒之箭,一只扎在我自己的心上,”

他的手滑到了勇利右胸上心口的位置,感觉到了里边跳的极快的心跳。

“一只扎在这里~”

“你! 你! 你的手! !在在乱摸哪里! ! ”

“啊~~勇利我还在生气中哦~你亲我一下我就原谅) ₍₍ (̨̡ ‾᷄♡‾᷅ )̧̢ ₎₎来吧~”

不远处在喝着美酒的丘比特感觉到了自己的永恒之弓在震动。

“啊...又有工作要做了吗......”

一发完~

我也觉得很奇妙突然就想到这个有点搞笑的脑洞(・ิϖ・ิ)っ

不要嫌弃哈~~

又想到了一个脑洞...不知死活的我想再开个坑...看看啥时候能码出来吧(・ิϖ・ิ)っ

蟹蟹大家= ̄ω ̄=

🌸🌸🌸🌸🌸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