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和维恰抢勇利小天使

维勇本命一生推,喜欢看厉害的太太们的甜甜的文文,偶尔也会自己码文(๑•ั็ω•็ั๑)

【维勇】世间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朋友们我来啦(ฅ>ω

应支持我的小可爱们的要求 @莫轩逸  @一璐若殇
开不开心幸不幸福这可是黄金钻石💎💎💎VIP席位

好了不搞笑啦,我可是很正经的。

设定  酒业大亨维×酿酒师勇

如有专业术语用错的地方还请见谅(・ิϖ・ิ)っ

        当一个人沉醉在一个幻象之中,他就会把这幻象的模糊的情味当做真实的酒。
                                                          ——纪伯伦
 
 
      “维克托!  ! 和我一起酿一辈子的酒吧~~”
      
        已经不知是第几次,维克托总是会做同一个梦,梦中一个醉醺醺的黑发青年眼神晶亮的抱着他,用带有撒娇意味的声线对他说出这句话。
  
      可就在维克托想看清这个小可爱的脸时。

        就像这样,梦醒了。
  
      叹了口气,维克托掀开被子,开始了新的一天。

        “维克托? 维克托?”
    
        克里斯无奈的看着正在望着窗外发呆、丝毫没有把刚才他们开会所讲的内容听进半个字的维克托,“你有在听吗?”
    
        “抱歉克里斯,”维克托收回目光,“你们讲到哪儿了?”
   
        “那个...我们已经讨论结束了...”身后的助理弱弱的说了一句。
 
         “结束了?那就散会吧。”维克托摆摆手,“等会儿不是有个和意大利那边的子公司的视频会议吗?克里斯你帮我盯着吧,我出去转转。”

        助理看了看手上的文件,又看了看维克托离去的背影,只好向克里斯投去求助的目光。

        “随他去吧,”克里斯笑笑,“他这是遇到烦心事了。”

        刚刚下过一场小雨,空气格外的清凉舒畅,庄园里大片的葡萄种植园的尽头是古老的城堡,在湛蓝色的天空映衬下显得静谧安宁,偶尔有几片白云晃悠悠的在地上投下一片阴影。
  
        “天气真好啊...应该把马卡钦带来的...”

        维克托漫无目的的在种植园里晃悠着,偶尔会遇到几个知道他身份的员工向他打招呼,也有一些认为他只是个来观光的游客,不时盯着他,以防他顺走几串葡萄。
 
       突然,他听到了不远处有两个人在交谈,内容也甚是有趣,颇有兴致的他向着声源处靠近。

        “师父! 我把你要的剪刀拿来了! !”

        “...我不是说过不要叫我师父吗...这样很别扭啊南君...”

        “好的师父! 那么接下来请师父向我示范如何筛选葡萄吧!”

        “......”被称作师父的那人像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其实采摘工人在采摘葡萄时已经筛选了一遍,我们要做的就是在这些质量上乘的葡萄里再次分选出质量、个头大小、成熟度相当的,这样才可以最大程度的确保它们在发酵过程中不会造成时间上的计算误差。”

        “师父你慢些...我写字没那么快啦...”
 
       “以后你就知道了...有必要记下来吗...”

        “那当然! 师父你可是最厉害的!”

        “我只是个普通的酿酒师罢了...最厉害什么的...”

        “才不是! ! 就是最厉害的! 师父可是获得过...”

        好像是被如此认真的语气给逗笑了,那人轻轻的笑了出来。

        “南君...听说过纪伯伦的一句诗吗?当一个人沉醉在一个幻象之中,他就会把这幻象的模糊的情味当做真实的酒。”

        “师父我不太懂...”

        “每一个酿酒师的心愿并不是自己的酒可以卖出天价,也不是自己的地位有多高之类的,而是希望自己的酒能够被人们所赏识,”他顿了顿,“并不是只将它当成一杯饮品去品味,而是将它看成一个故事,在慢慢的阅读后,看着它迷人的色泽在高脚杯里摇晃出最优美的舞步,再享受它与味蕾发生的美好的共鸣,感受那美妙无比的无穷回味。这也是我所希望的,我希望每一个品尝我酿出的酒的人能够说出他内心的真实的感受,这样对我来说才是最大的荣耀。”
   

        心,好像被什么东西紧紧抓住般。

       维克托无法想象,说出这般话语的人是什么样子,他也难以相信如此有内涵深奥的话竟是由一个声音听起来格外稚嫩、青涩的人说出来的。

        奇怪,真的是太奇怪了。

        维克托的脚像是不是自己控制般,带着他往那个方向走去。
       

        “死秃子!  死秃子! ”

        尤里快把整个庄园翻了个遍,才找到了这个可恶的家伙。

        “喂! 你听到我和你说话了吗? !”

        “怎么会没有人呢...”

       “哈? ? ?你眼睛瞎了吗?”尤里暴躁的指了指身后不远处那些助理,“雅科夫叫我告诉你,要是今晚上的宴会你迟到的话,你就死定了!”

        “......走吧...”维克托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儿,“我最近是不是太累了?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那你告诉我上个星期刚刚从罗马度假回来的是哪个大爷? !”
       

        声音逐渐消失后,在维克托刚才站着的地方不远处的几筐葡萄后,一个地下储存室的入口的挡板被打开了。

      “咦?奇怪......”

       勇利疑惑的望着一个人也没有的园子,“明明我有听到有人在讲话呀...”

        “师父! 怎么了吗?”南健次郎在楼梯下边问道。

        “不...没什么......”勇利摇摇头,打算继续回去继续他的工作。

       “Mr.Yuri?”一位侍者走了过来,“快到时间了,请您回去准备吧。”

        “啊......已经这么晚了...”

        勇利登上楼梯,重新回到地上,拍了拍附在衣服上的些许尘土,“那我们回去吧。”

        “好的师父!”

————————————————

说好的十一点发我拖到了现在真的很抱歉⊙﹏⊙

可能两发完结,也可能三发完结(・ิϖ・ิ)っ看我的灵感是不是还会继续喷发~

因为真正的酿酒到底是个啥过程我也不是很清楚所以就按着我家父皇自己酿酒时的一些流程来啦~
不对的地方还请手下留情别批的太狠⊙﹏⊙

蟹蟹大家~mua~~
~\(≧▽≦)/~
  
        

评论(8)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