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和维恰抢勇利小天使

维勇本命一生推,喜欢看厉害的太太们的甜甜的文文,偶尔也会自己码文(๑•ั็ω•็ั๑)

【维勇】一生一遇之番外 甜甜的小永远❤

还是小番外送上~
人设一如既往的和之前我发的文文一样(・ิϖ・ิ)っ
维克托还是一如既往地宠妻狂魔,勇利还是一如既往地爱夫狂魔,马卡钦还是一如既往地捣蛋狂魔。
过几天后我就得参加一个挺重要的考试,要好好复习,所以只可以写一篇小番外送给大家吸吸冰毒啦(ฅ>ω

        清晨。

        英国的天气是出了名的多变,维克托和勇利在从起床到早餐的这段时间里就再次亲眼证实了这一事实。这也让他们不得不取消了想到郊外走走的计划。

        维克托有些郁闷,他把头贴在铺了两人最喜欢的灰蓝色的亚麻桌布的实木餐桌上,可怜兮兮的看着正在优雅的享用着早餐的爱人。
  
      “勇利......”
  
      自然知道维克托在想什么的勇利放下手中的刀叉,拿过维克托的杯子倒了一杯热奶茶给他,“先把早餐吃了,我们再等等看,说不定一会儿就又出太阳了。”
 
       似乎勇利温声细语的安慰对维克托来说很受用,他顺势更加的贴近勇利,头一直不断的蹭来蹭去,像极了撒娇时的马卡钦,“那好吧~我要亲亲^♡^”
 
       为了安慰安慰撒娇中的如果不给亲亲就誓不罢休的斯拉夫人,勇利只得囫囵吞下口中的最后一口面包,喝了口茶后才低下头亲了亲一直赖在自己胸前不肯挪动的那颗毛茸茸的头,“好了,晨间新闻要开始了。”

        满足后的斯拉夫人得寸进尺的再偷香一次后,咧着爱心嘴愉悦的收拾着餐桌上的餐具,而勇利则脸蛋红红的走出餐厅到客厅里等待新闻的开始。
       

        收拾好后的维克托迫不及待的跑回勇利的身边,勇利在自己身边似乎已经成为维克托的一种习惯,甚至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毒药,就算是一分钟,都会让他浑身不适应。
 
       一次勇利因为家里有事情要处理需要到外地去大约两天,而维克托又因为工作无法同去,天知道维克托在勇利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后是怎样的心情,脸上的笑容似乎也只是勉强笑出来的,也许就像没了灵魂的一具行尸走肉。哪怕维克托知道勇利只是离开那么小小会儿。
 
       那时维克托打电话给每一个朋友,希望自己的思念能消失那么一点点。当时克里斯就调笑电话那头像丢了魂儿似的维克托,说,“你说你这样一秒钟也离不开勇利,万一以后还会有这种事情出现呢?那你要做几次行尸走肉?看得开点吧,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别搞得这么严重。”
   
     “是啊...又不是生离死别...可我就是克制不住的想他...像中毒一样......还是无药可救的那种...”

       不过,就算是毒药,自己也甘之如饴。维克托想。

   
     两人就这么相互依偎着,在沙发上看着新闻,除了茶几旁的加湿器“嗡嗡”的运作声和电视里的声音,谁都不愿打扰这恬淡的宁静。

        除了维克托蠢蠢欲动的小心思和调皮的马卡钦。

        平时维克托从不让马卡钦进卧室,说担心马卡钦会把他们爱的小窝给弄乱弄脏,勇利也只能笑着支持自己的丈夫。

        维克托忘记了自己今早出卧室时忘记顺手关上房门,也没有注意到马卡钦趁着两个主人在沙发上卿卿我我没有注意到它的空当溜进了那个它极少可以探索的未知领地。
 
       而维克托还在沙发上一脸开心的把勇利环在怀里,头搭在他肩上汲取着勇利清甜的信息素,同时让自己的信息素环绕两人周围。
 
       当然多动症患者维三岁不可能仅仅是闻闻信息素就能满足的,随着新闻结束音响起和勇利拿起遥控器换台的动作,维克托的左手抓住了勇利戴着戒指的手,强势的让两只手十指紧扣,勇利转过头好脾气的又赏了一个香吻给维克托。
 
       又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维克托眯了眯眼,追着勇利稍稍侧过的头不断的磨蹭,在勇利耳畔和颈侧啄吻着。

        突然,一阵玻璃器物倒在地上的清脆响声让两人吓了一跳。

        “马卡钦呢?刚刚不是还在这里吗?”勇利有种不好的预感。

       维克托右眼皮跳了跳,他转头看向身后不远处的卧室,看到门半掩着。

        “• . •......啊!我忘记把卧室的门关起来了!”

       “哎维克托!等等...”勇利想阻止维克托冲进去找马卡钦算账。

        两人走进卧室,所幸马卡钦没有弄得一团糟,只是把勇利放在矮桌上的书全都碰倒到了地毯上,顺带着弄倒了一个玻璃杯和香薰灯,以及旁边的瓷质花瓶。
  
        地毯上散落着碎玻璃和碎瓷片。

        维克托看着自己的宝贝爱犬此刻正毫无醒悟的在他和勇利的大床上咬着被子撒欢,顿时觉得自己的头发被气得掉了一大把。
 
       “马卡钦! 你给我下来! ╰_╯你看看你做的好事!”

        “汪汪汪! ! !(・ิϖ・ิ)っ”马卡钦松开被子,飞快的躲到勇利身后,那可怜兮兮的眼神让勇利觉得好像不久前自己刚刚看到过。

         维克托顿时觉得头疼,那个花瓶可是他和勇利在拍卖会上拍的啊,那个香薰灯可是他和勇利去泰国时挑了好久才买的啊...唉......
 
       “维克托? 没关系的...我们到时候再去买就好了...”勇利无声的招呼着让马卡钦快点出去“避难”,然后劝慰着站在那儿表情纠结无比的维克托。

        “嗯......勇利抱抱......”维三岁妥协。

        “...我还是先把这里收拾一下吧...不然待会儿... !”

         勇利想转身把地上的残局先收拾收拾,却没有注意到脚后滚落的香薰烛,天旋地转间,勇利感觉自己可能要倒到那堆玻璃渣上了。
 
       突然一股力量抓住了他的手,把他往回扯,扯进了温暖的怀抱里。

        “怎么那么不小心?! 万一摔倒了怎么办?”

         维克托心惊胆战的不敢再去回忆刚才那一幕,那样的场景他真的再也不想看见第二次了,永远。
  
      也有些懵圈的勇利感觉到了维克托狂跳的心脏,“维克托...我...我......”

        “......你在外面等我...我来收拾这里。”

         不容分说,维克托横抱起勇利,把他带出卧室,走到客厅落地窗前的椅子上,在他额头落下一个吻。
 
       “乖乖在这里等我,不许乱动,也不许进卧室。”

        “......好...”

        认真的交代好后,维克托才去收拾卧室,勇利抱着跑过来撒娇的马卡钦,笑眼弯弯的看着维克托忙碌的身影。

        “维克托,谢谢你。”

        “还有,我爱你。”

        岁月静好,此生有你足矣。

希望没有把你们甜死(・ิϖ・ิ)っ
反正我是快被甜死了(๑• . •๑)
谢谢大家坚持把我这篇甜到齁的文文看完。
(。・ω・。)ノ♡ I LOVE YOU ~
       
  

       

评论

热度(66)